新疆分社 ? 正文
中新网首页|安徽|北京|上海|重庆|福建|甘肃|贵州|广东|广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苏|江西|吉林|辽宁|内蒙古|宁夏|青海|山东|山西|陕西|广东|四川|香港|新疆|兵团|云南|浙江
我们的微信

邓龙郁:一颗兵团心 永远跟党走

2019-10-03 23:22:39 来源:中新网新疆
字号:
分享到:

  中新网新疆新闻10月3日电(张西安 妥俊荣)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137团纪委书记杨红和党建办主任吴丽霞向邓龙郁告别时,病床上的他颤巍巍地举起右手,表情凝重地行了一个军礼。

  坚定的信念

  “现在离休了,还有离休工资,我很满足也很幸福,这都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给予我的一切。”邓龙郁眼圈发红地回忆着小时候的往事:“那时候家里太苦,缺衣少食。”

  1927年,邓龙郁出生在湖北省随州三里岗镇,家里姐弟7人,他是老小。五六岁时,父母因病去世,年幼的邓龙郁便到地主家当长工。

  1947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江汉独立旅进驻随州,邓龙郁毫不犹豫地投奔这支让他向往已久的部队,成为一名通讯兵。他特别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光荣和幸福,勤学苦练,不怕流血牺牲。隔年,21岁的邓龙郁光荣入党,随部队南征北战。

  在部队,邓龙郁先后担任过班长、排长。1950年,被部队选送到军分区教导队参加政治军事学习。1952年,又被派往湖北省军区政治干部学校学习。

  1957年,解放军大裁军,邓龙郁依依不舍地脱下军装,转业到湖北省黄梅县人武部工作,先后担任县人武部参谋、水利局人事干事。

  邓龙郁说:“党的干部对党忠诚,是我毕生的信念。为人民服务,是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即使在离休后多年,邓龙郁这种共产党人的本色,一直没有褪去过。

  红色的兵团

  1959年,为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也为了留住心中的那一抹军绿色,邓龙郁报名参加边疆建设。当时很多人,包括邓龙郁的家人都想不通。邓龙郁作为一个地方干部,手捧“铁饭碗”却远赴新疆。邓龙郁却说:“是共产党把我们解放了,教我读书识字,哪里艰苦我就去哪里。”

  来到新疆兵团,邓龙郁被安排到当时的第七师石油支队担任副队长。他把部队上的那一套带到了石油支队,什么苦活累活亲自干带头干,他带领的支队年年拿先进,人人争第一。为当时落后的中国工业增添了活力,为石油工程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大家都知道邓龙郁是老革命,年轻的队员对他又崇敬又害怕。“老邓表扬人激情而夸张,批评人毫不留情面。但总体上他是一个秉公办事、讲究原则的人。事事都要争第一,每样工作都要干得最好。”当时的年轻队员,如今已82岁的贾友信对记者说:“他经常说,党和国家把我们派到这里,我们就不能讲条件,要多作奉献、多干活。”

  上世纪六十年代,邓龙郁被派往第七师阿吾斯奇民兵连担任副排长。邓龙郁在危险的环境下,多次带领民兵保卫着祖国领土的完整,保护着牧业营生产生活安全。后又担任了连长,一边抓维稳戍边,一边从事生产建设。

  “这小子在边境线上,敢于流血牺牲。在生产上,敢于大胆管理,出力流汗。”第七师阿吾斯奇牧业营的老营长陈玉林谈到邓龙郁的工作作风这样评价。

  邓龙郁说:“我要把我的一切都留在兵团。无论走到哪里兵团就是我的根,红色兵团就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特殊的党费

  邓龙郁于1987年离休,1994年回到了湖北随州老家,一直坚持通过邮寄的方式提前交纳党费,后来改为交大额特殊党费。他所交纳的党费从每年300元到700元、800元、1000元、2000元、2400元,又到2500元,最高的时候交到3000元……

  邓龙郁家庭并不富裕,经常瞒着家人偷偷汇款交纳特殊党费。

  2016年6月13日,邓龙郁提着7万元的现金来到随州邮政储蓄银行,将仅有第七师137团和单位接收人的纸条递给银行工作人员沈蓉,要求邮寄党费。沈蓉怀疑邓龙郁遇到了电信诈骗,随即向随州东城派出所民警报了案。

  民警王纯正和同事赶来后,电话与137团组织部门进行了沟通,才知道老人确实为了交纳特殊党费。

  大家都劝解邓龙郁:“交特殊党费没错,但要得到家人的理解,量力而行。”他杠着脖子说:“这7万元是我以特殊党费的名义支援137团建设的,是我一个党员对组织的贡献,与别人无关。”

  经过大家的一番劝解,邓龙郁最终决定暂时缓交这7万元的特殊党费,但坚持汇出一年的党费2500元。而交纳7万元特殊党费,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不算以前交过的,以及向汶川大地震、玉树泥石流以及为团场学校、医院的捐款。”吴丽霞给邓龙郁这些年交纳的特殊党费算了一笔账:“从2010年邓龙郁交特殊党费在137团保存的票据核算,截至现在9年的时间里,他交纳正常党费7000元,超额交纳特殊党费达44200元。”

  “我是一名共产党员,信仰共产主义。交党费是党员的责任义务,这是我应该做的。”邓龙郁一往情深地经常对家人说:“137团的每一寸国土我们都坚守过,每一寸良田我们都耕耘过,我们对137团有着深厚的感情。”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邓龙郁用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影响着他的子女影响着身边的人。

  组织的关心

  前不久,92岁的邓龙郁不慎摔倒,造成了骨折,随后又检查出脑梗、心衰等并发症。目前,年迈的他,身体各个器官随之衰竭,被送进了随州中心医院ICU病房重症监护室,生命垂危。邓龙郁在医院治疗期间,每天的医疗费用达四五千元之多。前期需要垫付医药费已经达到了16.2万多元,邓龙郁家人一时半会儿根本凑不齐这么多钱。

  137团党委得知这一消息,立刻请示上级部门。137团党委研究决定,派人送去5万元的慰问金,资助这个为兵团事业奋斗了一生的老党员渡过难关。

  9月1日,在湖北省随州中心医院,吴丽霞对病重中仍处于昏迷状态的邓龙郁轻声呼唤:“邓叔,我代表137团党委看您来了。”

  邓爱群也在不停地说:“爸,组织上来人看望您了。”此时,邓爱群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和愧疚,失声痛哭:“爸,我误解您了,我错了,请您原谅我……”

  邓爱群被吴丽霞和医生护士搀扶出了病房,哽咽着说,父亲一直在交特殊大额党费,当时我们都不理解,也不支持,现在看了真的是我们这些做子女的错了……

  永远的军礼

  2015年9月,88岁的邓龙郁,再次回到137团。在见到团场政委时,他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报告政委同志,兵团战士邓龙郁归队!向您报告!”政委紧紧握住邓龙郁的手说:“您永远是兵团战士,永远有一颗兵团的心,我们向您致敬。”说完,政委向邓龙郁深鞠一躬。

  邓龙郁当即打开手帕,拿出3万元现金交到团场负责同志手中:“把这些钱捐给学校和医院,我要看到第二故乡的人们过上更加幸福的生活。”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

  即使回到湖北,邓龙郁仍然日日夜夜牵挂着137团的父老乡亲,总是通过报纸、电视、收音机等关注着137团一点一滴的变化,他总想再踏上这片热土,重温那激情燃烧的岁月。

  每当收到137团给他寄的慰问品和过年费用,邓龙郁都会写一封感谢信。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手颤抖了,写的字也不端正了。当年那个二十多岁风华正茂的英俊少年,如今已垂垂老矣,但一颗初心始终不渝。

  9月1日,当邓龙郁的家人接过组织上捐赠的5万元慰问金时,表示在父亲百年之后,要完成父亲的遗愿:向组织交纳7万元特殊党费。

(编辑:戚亚平)
分享到:
我们的微信、中国新闻周刊